郭万达:新型城镇化、新基建和新质生产力为经济增长开辟新空间

图片


用两年时间,广东GDP再上一个台阶。1月23日,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23年广东省生产总值达到13.57万亿元,是全国首个突破13万亿元的省份,总量连续35年居全国首位。


广东省统计局局长杨新洪分析认为,广东经济发展的支撑性、均衡性不断增强,特别是实体经济表现更强大。2023年,广东经济结构“进”的特征更加明显, 在新质生产力加快培育中不断发展壮大。


不过,政府工作报告仍客观陈述了当前广东经济面临的境况:经济持续回升向好的基础还不稳固,特别是经济外向度高,受外部环境冲击影响更直接;有效需求不足,社会预期偏弱,一些企业经营困难;新动能培育有待加强,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仍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不协调不平衡局面尚未扭转,就业、教育、医疗、养老、育儿等领域还存在不少短板等问题。


在政府工作报告发布后,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广东要从新型城镇化、新基建、新质生产力上打造增长的发动机。


图片



01
广东需要“跳一跳”实现目标


问:2023年广东经济迈上13万亿元,实现4.8%的增长。从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来看,您认为广东2023年的发展态势如何?


郭万达:今年GDP增长4.8%,从三驾马车的角度讲,外贸还是比较疲软,投资受房地产的影响,实际上拉动经济有限,消费对经济的增长的贡献要相对大一些。


我们讲的“三驾马车”属于国民经济核算的支出法。而在地方上的统计方法,也会从生产的价值创造分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三个产业来看。


工业对广东的经济增长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出口靠工业,投资中也有工业投资。2023年广东工业增长4.4%,其中先进制造业的增加值增长6.1%,这高于GDP增长。再比如外贸中“新三样”增长很快,电动载人汽车出口增长229%;锂电池出口增长15.9%。所以总体上看,工业对广东去年稳增长、稳就业、稳外贸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疫情之后,经济开始恢复,旅游业开始复苏,香港人北上来消费,所以消费对广东带来比较大的拉动经济作用。像深圳过去的消费总额大约八九千亿元,今年突破了1万亿元,助力消费的各种措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这是对2023年经济增长的基本看法。


问:13万亿元GDP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经济规模。根据今年提出的5%的目标的话,相当于全年要实现接近7000亿元的经济增量,您怎么看这个目标实现的难度?


郭万达:这个目标确实是有点难度的。广东过去几年GDP的增长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021年全国平均水平是8.1%,广东是8%;到2022年,全国是3%,广东是1.9%;2023年全国是5.2%,广东是4.8%。


预估2024年全国GDP是增长5%的目标,因此广东也提出5%,至少是跟全国的平均水平看齐,说明广东是要“跳一跳”的,相当于给自己压力,也表明经济大省要发挥“挑大梁”作用。


按照现在各大国际机构,比如世界银行、联合国、IMF的预测,2024年全球经济增长基本是持平,不会有太大增长,甚至比2023年略有下降。在这个情况下,广东提出5%,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跳一跳”可以努力去实现。


实现这个目标广东有哪些有利因素?


郭万达:总结有几个有利因素:一是工业的基础,“新三样”、“老三样”、传统家电具有出口优势;二是外贸市场,国际的市场会有所变化;第三是投资的信心会有所恢复;第四是城市的增长格局也会有所变化。因此,广东2024年有增长的空间。


广东的工业经过了这几年的打基础,比如2023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其中工业投资22.2%,高于其他指标的增长。再加上疫情这三年,制造业、工业也在苦练本事,降低成本,提高服务,技术不断地迭代更新。


从国际市场看,国际组织认为全球贸易在2024年反而会有所增长,一是由于前两年的贸易基数低,二是产业链供应链、地缘政治的多种因素在2024年虽然还存在,但相比之下影响会较小,所以贸易会有所增长。2023年第四季度,广东对欧美市场出口已经有所恢复,可预计2024年美国的经济大概率仍然处在增长的势头,不会出现衰退,因此贸易的增长有空间。


此外,房地产市场政策也开始做出调整,从投资增长的角度上也会有所变化。


从这些角度上来看,我觉得广东的工业基础加上创新的增长,实现目标是有基础的,再加上从各个城市的角度,深圳、广州这些超大城市对全省是经济增长有很重要的拉动作用。


图片

2023年中国内地部分省区市GDP数据。制表:澎湃新闻;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政府工作报告


02
“新三驾马车”会成为广东新增长活力


:随着“百千万高质量发展工程”在2023年被列入省头号发展工程。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广东尤其重视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激发县域经济的内生动力。2024年,广东的增长潜力还来自哪些方面?


郭万达:这里面涉及广东新政策的潜力,新的增长空间,我称之为“新三驾马车”。


现在我们不从核算的角度,从增长的动力角度,看广东经济有什么发动机?


第一个发动机是新型城镇化。新型城镇化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城市群都市圈。年前,广东发布五大都市圈规划,都市圈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的一体化,促使人口要素流动以及市场一体化。这是很重要的增长,是中长期的增长。


二是“百千万高质量工程”,这隐含了除了城市群都市圈外的很多小县城、小城镇。乡村振兴不仅带来新增长点,同时会改善居民收入。2023年广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4.4%,略低于GDP的增长,消费是要有收入的增长支撑,特别是农村地域的收入增长。


三是新的平台空间,比如工业园区,高新区,粤港澳大湾区的横琴、前海、河套、南沙这些大平台,增长的速度也在加快。因此这三个层面的新型城镇化是增长的动力。


第二个发动机就是新基建,其中很重要的5G,还有大的算力中心、超级充电桩等信息技术、数字技术。深圳连续提出了打造“超充之城”“鸿蒙之城”“人工智能之城”“数字孪生之城”的概念,这些背后都隐含大量的新型信息技术基础设施。


新技术的底座、新技术的平台需要比较大的投资,同时这些新基建形成以后又会带动第三个方面也就是新质生产力的发展,包含新产业、新业态、新制造、新服务、新零售。


所以新型城镇化、新基建、新质生产力,我称之为“新三驾马车”,会成为广东新增长的活力和潜力。


03
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


当前,社会上普遍强调企业发展信心的问题。2024年,民营经济的发展信心以及经营状况是否仍会经历一段较长的恢复期?


郭万达:首先国家层面不断强调“两个毫不动摇”,对民营经济的发展氛围,从国家层面上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民营企业的信心来自于政府干了什么。广东在稳住民营企业方面,出台了很多政策,包括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营商环境等等,都是为改善民营经济、民营企业的发展问题。


从产业的角度上来看,当前影响民营企业家信心有房地产、金融两大部门。民营企业固然有他们有自身发展的原因,但是也有政府监管的问题,如何监管能够更到位,民营企业如何治理,这又是另外层面的问题。所以首先制度层面上,对民营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监管角度上要完善。


营商环境如何对民营经济的发展更友好?


郭万达:企业的成本有硬成本,比如税收、水电、原材料,劳动力的工资等等,或者是一些直接成本及应用成本。但还有很多软成本或是间接成本,我们称之为制度性交易成本。这就是政府的各种监管、政府对资源的把控、市场准入的成本、司法公正的成本。


对民营企业友好的营商环境就是把产权保护得好,把成本降到最低。因此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产权得到保护了,市场准入是公平的,各种市场要素的配置和可获得性是公平的,成本就降低了


所以降成本还要靠改革开放,也就是政府各种改革,包括审批制度、监管、司法等等,开放就是跟国际接轨,对接各个方面的国际标准、国际规则。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特区 | 经济 | 学术 | 实践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官网: www.szeconomy.com

或扫以下二维码:


图片


APP:扫描下面二维码:


图片


微信公众号:深圳市特区经济杂志社

或扫以下二维码:


图片


文章分类: 专家·观点
分享到:
中国.深圳市特区经济杂志社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55号经理大厦7楼 711

电话:0755-83590891 传真:0755-83590891 E-mail:editor@szeconom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