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淦恭:大湾区没有天花板

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按下快进键。

9月5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公开发布。9月6日,《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发布。这两个方案均是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名义发布的顶格文件。针对珠江口两岸一西一东的两个重点发展区,接连两天发布高规格文件,绝非偶然,而是决策层站在整个大湾区发展层面的通盘考虑。

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按下快进键。

9月5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公开发布。9月6日,《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发布。这两个方案均是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名义发布的顶格文件。针对珠江口两岸一西一东的两个重点发展区,接连两天发布高规格文件,绝非偶然,而是决策层站在整个大湾区发展层面的通盘考虑。

港珠澳大桥

粤港澳大湾区这一概念,脱胎于珠三角,但强化广东省珠三角九市(广州、深圳、珠海、佛山、肇庆、东莞、惠州、中山、江门)与香港、澳门两地融合的意涵。2016年,这一概念载入“十三五”规划,并在次年(2017年)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从2017年起,“粤港澳大湾区”陆续进入党代会报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等,成为和京津冀协同、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建设等并列的顶级区域战略。

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广州、深圳、香港、澳门被定为大湾区的四大中心城市。

然而,大湾区建设毕竟涉及“两制”下的“三地”,融合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深港、珠澳两座“双子城”之间的互动,更是大湾区融合发展的破题关键。横琴新区升格为“粤澳深度合作区”,前海合作区面积扩容7倍,既是粤澳珠澳、粤港深港合作的里程碑,背后也是一张粤港澳融合发展的路线图。

俯瞰澳门大学横琴校区

“新横琴”的改革力度,前所未有。概而言之,除了横琴岛上直接由澳门特区管理的澳门大学及横琴口岸澳方口岸区,整个区域由广东省和澳门共管,广东省长和澳门特首共同担任合作区管理委员会的主任,澳门委派一名常务副主任,粤澳双方确定其他副主任。货物贸易设“二线”,采用电子围网监管;澳门居民和车辆可自由进出横琴;澳门居民可在横琴按澳门标准开展会计等专业领域执业。换言之,“新横琴”这106平方公里,事实上是和澳门一体的自由港,澳门居民在横琴,也将得到事实上的“本地人”待遇。

澳门陆地面积仅为32.8平方公里,经济支柱相对单一,产业多元化不足,居住空间狭小的问题,很难完全解决。“新横琴”实际上是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澳门的“扩容”,新市民,新产业,不必再挤在原来的澳门,完全可以外溢到横琴。

再来看“大前海”。前海合作区面积从14.92平方公里,大幅扩容到120.56平方公里。“大前海”不仅面积略大于“新横琴”,其地理位置更得天独厚,南至蛇口,北至宝安机场以北的会展新城,几乎覆盖了整个深圳西海岸。

前海扩容示意图

“大前海”的定位是“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相较于横琴,不那么容易用很简短的几句话来概括。大体而言,理解“大前海”可以有三个关键词,一是创新,尤其是服务业领域的创新,主要是发展航运、金融、贸易、供应链等现代服务业,其实这些产业也是香港传统的优势产业。二是科技,主要是聚焦人工智能、健康医疗、金融科技、智慧城市、物联网、能源新材料等领域,发展粤港澳合作的研发机构,促进港澳和内地创新链对接联通,再说直白一点,港澳的基础研究和技术人才,可以在前海和内地的技术、人才结合起来,一些在港澳不太搞得起来的偏实体的产业,到前海来搞。三是开放,在前海扩大对金融业、服务业的开放,在前海部分适用港澳标准、港澳规则,给港澳居民本地化的待遇。

由上述分析可见,“新横琴”和“大前海”,与港澳融合,向港澳开放的力度是很大的。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从一开始就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区域经济战略,而有促进广东经济再升级和港澳发展行稳致远的长期考虑。

虽然大湾区的设想,在16年、17年已逐渐成型,但是在最近明显加速。过去一段时间在香港发生的风波,让决策层进一步坚定了,加速广东和港澳融合的决心。

广东省经济虽然发达,但毕竟没有直辖市。广州、深圳两座城市无论是服务业的规模,还是能级,较京沪都有明显差距。工业能力,尤其是在电子等领域完整的产业链,是广东珠三角经济的最大优势如果能让香港、澳门的服务业积累和国际化能力外溢到广东,可望在高端服务业领域形成“1+1>2”的效果。

另一方面,港澳服务业虽然高度发达,但都面临服务业独大,发展空间狭小,甚至产业结构单一的问题。不拓展港澳的产业层次和港澳居民的发展空间,港澳两地在经济、民生上的深层次问题也难以根治。对于港澳而言,前海和横琴又成为承载科技、制造等实业的新阵地。

这样的互动关系,其实有着非常深厚的历史背景。改革开放初期,香港资本涌入珠三角,就形成了香港和广东之间“前店后厂”的关系。而现在的前海和横琴,则是以“店厂一体”的形态,诠释粤港澳合作的新形态。

 香港夜色


早在1949年,北京就对香港定下了,“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针。事实上,过去几年内地和香港的经济联系,得到进一步强化。香港证券市场允许“同股不同权”,大量内地优质公司涌入港股,港股通机制不断完善,已经让香港市场和内地市场更加同频。2020年来,虽有疫情阻隔,内地和港澳尤其是香港之间的人员流动遭遇障碍,但信息和资本的流动,却更趋深化。

跨境去香港“买买买”没那么方便。商务部就在9月2日启动了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购物节,无论你是内地居民还是港澳居民,上淘宝都可以买到同样的货,而且只要达到一定金额,在港澳下单同样包邮。

9月6日,亦即前海官宣扩容当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访深,并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医学院揭牌。也在同日,香港大学继港中大之后,决定落户深圳。深港教育、医疗层面的合作亦如火如荼。

此前的8月26日,粤港澳确定联合承办2025年全国运动会,这是首次由多个省级行政区联合承办全运会,促进粤港澳融合的意味十分突出。

1949年以前,内地和港澳曾经并无物理隔离,广东当地人也常把广州、香港、澳门并称“省港澳”。而今,“省港澳”这一名称已经走入历史,但取代它的“粤港澳”,而今有了更大的想象力。广东、香港、澳门,三地之间的化学反应,将让这个世界级湾区,不断向上突破,向上生长。




中国.深圳市特区经济杂志社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55号经理大厦7楼 711

电话:0755-83590891 传真:0755-83590891 E-mail:editor@szeconom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