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丁:香港设立300平方公里北部都会区的八大意义




10月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其发表的任内第五份施政报告中正式提出,把香港北部建设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都会区,占地达300平方公里,覆盖由西至东的深港口岸经济带及更纵深的腹地。


尽管一直以来就有一种预感,香港会有大动作出来,因为国安法颁布后,香港的新时代已经来了,然而,没有想到,大动作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大,真的震撼到我了!


香港的这个超级动作,至少有八大意义:


第一,全面融入中国国家发展战略。


香港回归后,实施的是“一国两制”,香港继续推进百年来已经成型的、与内地完全不同的经济制度和经济增长模式。然而,在英美西方势力的长期干预下,香港事实上强化了“两制”,忽略了“一国”,与中国国家战略始终保持相当大的距离,导致国家战略无法直接联通香港的经济社会发展现实,这无论对国家还是对香港的发展来说,都是十分不利的。


如今这份最新的施政报告充分表明,香港决心全面融入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特别是300平方公里北部都会区的设立,将拉开香港与国家战略全面对接的序幕,这是香港更深刻的回归,是香港真正实现以“一国”为战略导向的全新“两制”的开始。


第二,以此重大决策恢复香港在大湾区的核心地位。


在2019年2月18日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国家曾经对香港寄予极大的希望,明确指出香港在大湾区发展中的核心地位。然而,就在纲要发布不久,香港就陷入由英美西方势力挑起的极其严重的政治动荡,导致香港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失控,完全无法体现在大湾区应有的领头羊地位,甚至明显影响到大湾区战略的推进。


香港国安法颁布之后,香港的政治和社会秩序得到了极大的恢复,现在的施政报告又推出北部都会区的重大投资决策,就是一种势所必然的事情,其重大意义在于,让香港得以恢复在大湾区的核心地位,因为如此大手笔的城市经济发展动向,必然在整个大湾区从政策协调、城市规划、产业布局、资金流动、经济合作等一系列领域产生极为重要的引导和辐射作用。


第三,以此重大决策弥补回归以来香港的战略发展失误。


回归以来,香港经济的发展基本上呈现出来的是扭曲的状态,主要表现是,实体经济的大量流失,科技创新产业的大面积萎缩,金融和房地产业成为主导产业,导致香港社会炒风盛行,整体经济出现增长乏力现象,导致香港从回归前遥遥领先内地任何城市的局面风光不再,甚至在2016年之后陆续在经济总量上先后被深圳和广州超越。


设立北部都会区显然是香港积极调整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一次重大的决策,是香港的战略性纠偏行动,足以弥补香港回归以来出现的严重的发展失误,让香港经济和社会发展能够回到快速、稳健、协调的大通道里,回到与内地实现战略融合式发展的大通道里,这对香港来说是一大福音。


第四,以巨量投资模式强力拉动香港经济恢复快速增长。


香港设立300平方公里的北部都会区,这是香港百年以来都未有过的超级大举动,其涉及到的投资总额将极其庞大,上万亿甚至数万亿的规模。这用得上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投资拉动。我们知道,香港是一个自由贸易港,经济的成长历来依靠的是市场化和国际化,政府很少直接操作,而投资拉动这种经济增长模式恰恰要求政府的角色要更加强大。这次的北部都会区设立,意味着未来几十年间,政府必将在香港经济的快速发展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主动引导本地及外部投资的大规模进入,可以想见,香港经济在强大的投资拉动模式下将会呈现持续性快速增长的格局。


第五,深切改变香港长期以来以控地为主导的发展策略。


我们都知道,香港的房价是全球最高的,出现这种局面的政策因素是,香港长期以来实施的是土地控制的政策和策略,这当然和香港大地产商对政局的实质性影响有直接关系,因为土地供应量大,必然冲击香港楼价,从而影响地产商的利益。土地供应跟不上需求的发展,导致香港住房长期短缺,房价高企,港府对此很清楚,从董建华开始,就一直希望大量增加土地供应,建设更多的普通住宅,但一直受到抵制,无法执行。


这次一下提出300平方公里的北部都会区,将近香港三分之一的土地面积,可以说是香港土地开发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革命性的超级大动作,这里将崛起一座总面积超过港岛的超大型城市都会区,将吸纳250万人居住和工作,必将深切改变香港长期以来以控地为主导的发展策略,必将深刻影响香港土地、经济和城市发展的历史,一个基于土地大开发的全新的香港就要出现了。


第六,根本性改变香港百年来南重北轻的城市空间格局。


香港长期以来的发展重心就是以南部维多利亚港两岸的香港岛和新界南为主,毗邻深圳的北部地区一直就是香港的边界地带,是重兵把守的地带,是生态和乡村地带,仅有一些属于边远型的市镇、口岸,如屯门、元朗、落马洲、上水、粉岭、文锦渡等等,直到几年前,香港还把垃圾填埋场放在与深圳隔海相望的屯门一带建设,引发深圳市民的强烈反弹。可见,香港百年来一直实施的是南重北轻的城市发展空间格局。


设立北部都会区显然是香港城市空间发展史上的一次战略性改变。北部地区将由边界地带、城市外围地带、乡村地带、投资忽视地带一举升格为香港城市发展的核心地带、重心地带、都会区地带,将彻底改变南重北轻的格局。未来的香港,有可能出现北部都会区在经济增长动力上、经济总规模上、对香港经济的拉动上、在香港经济的地位上都实现全面超越南部都会区的情况。


第七,深港全方位、全领域深度合作即将成为现实。


香港推动北部都会区建设,一个最直观的现象就是,与北部一河(深圳河)之隔的深圳实现无缝对接。我们知道,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年,最突出的城市成就基本上就在与香港北部都会区相邻的罗湖、福田、南山这一带了,而当深圳大踏步发展的时候,香港北部地区却纹丝不动,基本上保持了回归前的边界地带、乡村地带的基本风貌,形成了深港两边极大的空间视觉和经济差异。


如今,香港终于要在毗邻深圳的北部实施超大动作了,其实就是步深圳后尘,像深圳那样,把香港北部由乡村地区发展成为繁华兴旺的都会地区。这让人颇有点感慨,想当年深圳经济特区起步的时候,大笔投资都蜂拥到深港边界地带来,就是希望沾一沾香港经济的光,搭上发展的快车。如今世道变了,香港杀个回马枪,也从南面北上到深圳边界来,也是希望保持与深圳同样的较快发展态势,和深圳联手发展,共同繁荣。深港这两个历史上就是一家人的兄弟城市,如今通过河套深港科技合作区开发,通过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开发,通过香港北部都会区建设,必将实现全方位、全领域的深度合作,真正推动深港一体化、同城化发展。


第八,已然浮现的深港大都市圈必将改写世界都市圈历史。


当然,香港推动北部都会区发展,影响的不仅是深圳一座城市,还会影响到整个深圳都市圈。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五座城市。这个深圳都市圈的概念也就是近两年来才推出,从大湾区的视角看,显然是有缺陷的,因为深圳都市圈没有把毗邻的香港纳入进去,显然是行政性的割裂行为。但是,为什么当时没有把香港列入呢?因为那时香港还在发生激烈的动荡,深圳和周边几个城市还看不到把香港融入都市圈的可能性,只好撇掉香港,自己“组圈”了。


现在好了,香港在国安法推动下,已经成功实现了政局稳定,迅速进入城市和经济的大战略布局时代。当北部都会区横空出世的时候,深圳都市圈的基本架构必然要做出战略性调整,要与香港实现全面融合式发展,形成一个全新的“深港大都市圈”,在这个新的都市圈内,深圳和香港都是核心城市,或者说是都市圈的核心板块,就如大湾区规划纲要中所说的,是“港深极点”,由此带动都市圈内的东莞、惠州、河源、汕尾等圈内诸城市,形成都市圈有机联动、共享发展的新格局。这样的格局对于香港来说,既发挥了香港的优势,又使得香港拥有了更加坚实的都市圈腹地,可谓一举两得。


更重要的是,这个深港大都市圈拥有在全球范围内最强大的金融、科技创新、现代智造、物流航运、国际贸易、网络经济、都市圈消费等综合功能,必将深刻改写世界都市圈的历史,也将创造中国区域城市群发展的全新历史。


我们高度赞赏香港特区政府提出的发展北部都会区的战略决策,期待这个北部都会区尽快启动开发,未来成为香港新经济和新城市的象征!



中国.深圳市特区经济杂志社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55号经理大厦7楼 711

电话:0755-83590891 传真:0755-83590891 E-mail:editor@szeconom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