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博:大转折之年,中国的钱流向了哪里?


2021年是中国的转折之年。



在这一年里,共同富裕被放在了更为重要的位置。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获得实质性进展,互联网、教培、游戏、房地产等行业被规范,鼓励生育的政策落地,香港实现了“二次回归”,房地产出现了20多年来罕见的局面……

在这样的大变动时代,资金的流向值得我们充分关注。

最近各地“三季报”陆续公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观察窗口。

我历来重视资金总量(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的变动和趋势,因为这是一个更能说明问题的指标。GDP由于纳入政绩考核,而且被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反而只能作为一个参考,之前两年一些地方的挤水分已经说明了问题。

比如某省,一次可以挤出1万亿的水分;另外一个省,挤水分之后,不少城市5年间的GDP累计增长竟然是负数!所以GDP不是一个客观指标,只能仅供参考而已。

资金总量是经济、社会运行的总结果,可以解释一个城市真实的竞争力、综合实力;而资金又是未来发展的要素,还可以反映城市的发展潜力。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指标来自央行系统,没有纳入政绩考核,所以是更可靠的“客观数据”。

下面我们先来看一下,截至2021年9月末各省级区域的资金总量、增量、增幅。


中国各省市汇聚资金的能力差距甚大,反映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巨大差距。

广东目前汇聚了28.7万亿的资金,位居全国第一;北京则刚刚超过20万亿,位居第二;江苏、上海、浙江位居第三、第四和第五。

今年前三季度,广东的GDP达到8.8万亿,江苏是8.49万亿,江苏相当于广东的96.5%;但江苏汇聚的资金总量,只相当于广东的68%。

由此可见,江苏GDP的含金量不高。虽然我们不能贸然说江苏GDP比较水,至少可以说质量不算高。

北京是中国资金总量的第一个“20万亿之城”,比上海多了3.57万亿,这个差距相当于一个天津,或者一个广西。说明虽然金融要素市场大多在上海,但北京汇聚资金能力却更强,“市场”的影响力尚未超过“有形之手”。

今年前三季度,浙江和山东的GDP分别为5.29万亿和6.04万亿,浙江相当于山东的88%;但浙江汇聚的资金,相当于山东的1.3倍。两个省的资金差距,已经超过了3.8万亿,也相当于一个广西!

由此可见,山东GDP的含金量也是明显偏低的,这一点类似江苏。

再看一下增幅。截至9月末,全国资金总量的同比增幅是8.7%,低于这个增速的都跑输了大盘,意味着对资金的吸引力不足,或者说经济活力不足。

增速最低的省级区域是云南,同比增速只有3.2%。云南是旅游大省,还是旅游、养老房地产大省,在疫情冲击下游客、购房者锐减,流入的资金也受到了影响。不过云南天生丽质难自弃,自然条件非常好,相信在疫情之后,可以迅速走出来。

其他资金增速明显偏低的省区还有:新疆(4.7%)、贵州(4.8%)、天津(4.9%)、辽宁(5.6%)、内蒙(5.8%)、宁夏(6.1%)、重庆(6.1%)。

跑输大盘的还有:北京、河南、湖北、湖南、广西、黑龙江、吉林、甘肃、海南、青海。

或许有人会问:重庆的GDP不是咄咄逼人,要超过广州了,怎么资金增速大幅跑输全国?这就是GDP的玄妙之处。

资金上增长最快的省区是:西藏、福建、上海、浙江、安徽、广东、江苏、山西,此外山东、陕西、江西的增长也不错。

增长好的省市区里,一部分是此前基数偏低的省区,一部分则是经济一直活跃的省区——比如上海、浙江、广东、福建、江苏。

从增量上看,广东、上海、江苏、浙江、北京位居前5,这也是当今中国经济的核心区、火车头。也就是说,2021年中国经济的态势是——强者恒强。

下面再看一下主要城市的资金总量变动情况。


北上深广杭蓉,位居前6名,这就是中国(内地)当今综合竞争力、发展潜力最强的6个城市。前四个为一线城市,杭州、成都为排名第一、第二的“强二线城市”。

重庆面积巨大,打个85折的话,资金总量是3.9万亿,排名在苏州之后。

所以,中国内地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城分别是:南京、苏州、重庆、天津。

武汉位居第十一,然后是郑州、西安、宁波这三个城市混战争夺第十二。如果现在的增速不变,则明年的第十二城的位置将被宁波夺得。

资金总量超过3万亿、低于7万亿的,都算是强二线城市。

资金总量超过1.5万亿、3万亿以下的,算是标准二线城市。超过1万亿,但是省会城市的,也算是二线,不过偏弱了。

这是我对城市层级的一个大致划分,主要看资金总量,其次看城市级别和地位(权力)。

中国目前只有1个20万亿之城,就是北京,所以北京是唯一的“超一线城市”,对此上海的朋友不要不服气。北京的综合实力太强,不仅是金融决策中心、资金中心、风险投资中心,还是当前最大的民企总部中心。全国独角兽企业的一半左右,都在北京。

至于上市公司总市值,北京更是遥遥领先,而上海加上广州,才能跟深圳差不多。

目前全国有4个10万亿之城,分别是:北京、上海、香港、深圳。

或许有人会问:台北汇聚了多少资金?大概相当于深圳的一半,跟杭州相当。整个台湾省,才跟深圳差不多。

广州跟北上港深相比,汇聚的资金明显偏少。深圳是四大超级城市的最后一位,广州的资金跟深圳差距是3.7万亿,而且差距一直在拉大。

3.7万亿,超过了天津的资金总量,或者广西的资金总量。也就是说,从真实的经济实力来看,深圳=广州+天津;或者深圳=广州+广西。

当然,深圳跟京沪的差距也比较明显。至于香港,汇聚的资金大约为12.6万亿人民币,深圳和香港的差距在1.77万亿左右。


从资金增量上看,上海位居第一,过去1年增加了1.85万亿,相当于一年增长了一个东莞。

北京今年的资金增量一直被深圳压制,到了9月末增量终于反超深圳,达到了1.4万亿,相当于1年增加了一个哈尔滨。

深圳的资金总量一年增长了1.25万亿,相当于1年增长了1个绍兴,接近于1个贵阳。

广州的增量也不错,增长了7000多亿,几乎相当于杭州和成都增量之和。此外,南京的增量也非常不错。

再看增速。

在表格里这47个主要城市里,厦门增速第一,达到了16.2%。其次是绍兴,达到了13.2%。并列第三的是深圳和潍坊,都增长了12.8%。

在资金总量最大的10个城市里,增速第一是深圳、第二是南京、第三是上海、第四是广州,都超过了11%。

纵观47个主要城市,增速明显跑输全国水平(8.7%)的,是下面这些城市:

昆明(3.4%)、沈阳(3.6%)、郑州(3.8%)、呼和浩特(4.5%)、天津(4.9%)、乌鲁木齐(5.5%)、南宁(5.9%)、贵阳(6.1%)、佛山(6.1%)、重庆(6.1%)、兰州(6.3%)、南通(6.9%)。

这些城市的经济,或多或少都遇到了一些问题。


中国.深圳市特区经济杂志社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55号经理大厦7楼 711

电话:0755-83590891 传真:0755-83590891 E-mail:editor@szeconom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