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博:睡后收入,深圳为何不如广、莞、佛、珠?



近日,广东省统计局公布了“2021年统计年鉴”,里面透露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比如统计年鉴公布了每个城市、每个区县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这样,我们就可以排出2020年广东省人均收入的前20名的城区。你会惊讶地发现,坐拥粤海街道办的深圳南山区并没有名列第一。


再比如:深圳虽然是广东省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城市,但其“财产性净收入”却只能在广东省排名第5。


有4个城市的人均财产净收入超过了深圳,他们分别是:广州、东莞、佛山、珠海。


下面是几张数据表格,跟大家分享一下:


1、广东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



通过上述表格可以看出,深圳人均收入名列广东21地市的第一名,达到了6.49万元。广州名列第二,东莞、佛山名列第三和第四。


收入最低的是揭阳、河源、云浮。其中揭阳2020年人均收入只有2.18万元,相当于深圳的三分之一。


从收入的主要几个项目看,就更有意思。


转移净收入,深圳和东莞出现了负值。这意味着,在深圳、东莞工作的人,要往内地寄钱。其中深圳人在2020年,人均往内地寄钱2243元,是东莞人均的7倍。


可见坊间的说法——“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是不对的。


按照深圳实际管理2000万人口,人均每年支援其他城市0.22万元,则每年深圳通过民间向其他城市的转移支付就达到了440亿元。


在广东省,只有深圳和东莞,对其他城市的民间转移支付是正值,其他城市都是净吸引别人的资金。比如广州每年人均获得“净转移收入”是0.58万元,按照2000万人口计算,每年从其他城市吸引来1160亿元的民间资金。


领导人最近在“求是杂志”撰文谈共同富裕,指出“要增加城乡居民住房、农村土地、金融资产等各类财产性收入”。


所谓“财产性收入”,又称“被动收入”或者“睡后收入”,是指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也不需要照看,就可以自动获得的收入。比如房屋上涨带来的收入,房屋租金收入,以及农村集体分红,或者理财收益、炒股收益等。


可以看出,广东省人均“财产性收入”最高的城市是广州,2020年人均达到了1.17万元。其次是东莞,达到了1.16万元。第三是佛山,人均10.6万元。这三个城市,处于第一档次。


珠海、深圳、惠州则处于第二档次,分别为人均6.83万元、6.45万元、6.12万元。


深圳人的“睡后收入”,为何这么低,竟然连珠海都不如,跟惠州差不多?


其实原因很简单:


第一,深圳原住民虽然拥有很多房产——50万原住民大概拥有600万套城中村、小产权房。但深圳总人口太多,人口增长速度太快。新市民刚刚到大城市,往往不拥有财产性收入,所以总“睡后收入”被摊薄了。


第二,即便是购买第2套、3套房的深圳人,大部分也处于按揭状态,月供超过房租收入,尚未能产生财产性收入。


另外,深圳新市民多为来深打拼的第一代,积累的金融财富也比较少。


而广州、佛山、东莞、惠州、珠海的外来人口也不算少,但跟原住民相比,其倍数比深圳要低一些。说到底,广东的“睡后收入”,主要掌控在原住民手中。


再看经营性收入,它是指“住户或住户成员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所获得的净收入,是全部经营收入中扣除经营费用、生产性固定资产折旧和生产税之后得到的净收入”。


也就是说,主要指企业分红或者个体户经营所得。


在这个收入项目下,深圳第一、惠州第二、中山第三、佛山第四、阳江第五,都超过了人均6000元/年。其次是东莞、韶关等,广州在这个项目上表现一般。


2、广东收入最高的20个城区


根据统计公报,我们整理出了20个人均收入最高的城区:



深圳福田区人均收入第一,达到了8.45万元/年人;深圳南山区名列第二,为8.25万元/年人。


广东省只有这两个城区,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超过了8万元。


南山区是中国上市公司最集中的两个城区(另外一个是海淀区),也是发明专利最集中的城区,是广东乃至全国房价最高的片区之一。这里有中国最牛街道办——粤海街道办,腾讯总部也在这里。


一般人印象里,南山区应该是深圳乃至广东人均收入最高的城区。但事实上,作为金融中心的福田,仍然是超过南山区的。


事实上,福田区不仅人均收入超过南山,人均消费超过的则更多。2020年,福田区人均消费额为12.31万元,南山区则只有8.02万元。


为什么会这样?


在福田区居住的,多是金融从业人员,这里有大银行总部,有深交所。福田区居民来深圳时间至少比南山区平均早10年,买房子也比较早。


南山住的多是科技男,收入虽然很高,但目前处在供楼、养孩子的爬坡期,消费能力被月供侵蚀了很多。而金融业的平均收入,也是整体高于高新技术产业的。


南山区之后,连续6个区都是广州的,显示了广州雄厚的实力。深圳的罗湖区,人均收入只能排名第九。而深圳有7个区的人均收入,没有珠海香洲区高。


前20名城区里,有广州的9个区,深圳的7个区,佛山2个区,珠海1个区,惠州1个区。


东莞是不设区的地级市,所以没有东莞城区入选。但东莞全市人均收入达到了5.8万元,如果整体参加排名可以排在16名。


3、哪个城市住房更稀缺?


统计年鉴里,有各城市2020年楼市成交数据,值得一看。



从成交面积看,佛山是全广东新房供应量最大的城市,其次是惠州、广州。这三个城市去年都成交了超过1500万平方米的新房。


从住宅角度看,惠州成交面积最大,可见供应量也比较大。


深圳、东莞、清远、江门、肇庆、中山,这几个城市的供应量、成交量比较接近。但这些城市人口差距巨大,所以人均供应量最少的是深圳,其次是东莞。


珠海住宅成交超过深圳一半,但人口只有深圳八分之一到九分之一。所以,珠海人均供应量是远大于深圳的。


4、哪个城市财力最雄厚


根据“广东2021年统计年鉴”,深圳在2020年的地方一般预算收入达到了3857亿元,是广州的两倍还要多,大约相当于“广州+佛山+东莞+惠州+珠海”。



深圳是二级财政,只向中央政府上交收入;广州是三级财政,需要向广东省交钱,但向中央交的相对较少,而且可以获得广东省的财政返还。


所以,如果计算上卖地收入、省财政返还,广州的财政支出能力远大于其表面收入。但整体上,每年比深圳差1000亿左右。


广东省21个地市,财政能力差距非常大,汕尾这种地级市,可能只跟深圳一个较大的街道相当。


个人收入所得税差距就更大,深圳占了全省的48%,金额上是广州的4.6倍。


珠海虽然总人口非常有限,但个人所得税规模不小,达到了20亿以上,接近佛山、东莞的水平。


5、哪个城市最舍得科技投入


科技研发投入和从事科研的人员数量,代表着一个城市的创新能力。


下面我们看看广东2021年度年鉴里的数据:



深圳的研发投入额,在全国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第三。研发经费占GDP的比重仅次于北京,位居第二。


在广东,深圳的研发投入额占了46%,大约是广州的3.8倍,全社会从事科技研发的人员数量是广州的3.4倍。


东莞和广州的研发投入,基本上一个量级。东莞在金额上略少于广州,但投入的人员显著超过了广州。


随着松山湖的崛起,以及华为终端总部迁入,东莞的科研优势将会越来越明显,广州需要努力了。


佛山位居第四,这不意外。略有点意外的是,惠州的科技研发投入也追上来了。


6、户籍人口增量谁最大


最新的统计年鉴,公布了广东省各城市2019年末到2020年末户籍人口的变动情况。


深圳的户籍人口在2020年增长了89.8万人,广州增加了31.39万人,东莞佛山各增长了12万人左右,梅州、韶关、汕尾、河源则出现了户籍人口的下降。


但需要说明的是,2019年深圳户籍人口数据,我依据的是2019年深圳统计公报,也就是下面这幅表格:



如果按照广东省2020年统计年鉴里深圳2019年户籍人口数量,则深圳户籍人口2020年只增长了42.79万人。


广东连续几年的统计年鉴里的深圳户籍人口数据,跟深圳每年统计公报均不相同,有明显的修正、以平缓波动幅度的倾向。


正是因为2020年深圳户籍人口增长太快,所以今年深圳提高了落户门槛,还在去年“715楼市新政”里把深圳户籍人口的购房门槛提高了,要求附加3年社保。


以广州目前户籍人口的总量和增速,相信广州提高落户门槛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想落户广州的,要抓紧了。



中国.深圳市特区经济杂志社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55号经理大厦7楼 711

电话:0755-83590891 传真:0755-83590891 E-mail:editor@szeconomy.com